羊羊身上的猫猫

【睿津】捉妖记(情人节贺文)

雷总在九又四分之三等火车:

贺你个大头鬼劳资是个单身狗贺什么情人节。


举起火把来好吗FFFFF。


一时兴起抽了个短篇,狐妖与捉妖师。有点杂乱无章,可以写长篇的【写你妹


好,祝大家情人节快乐~【FFFFFF


————————


当师傅把桃木剑递到自己手上时,萧景睿本能的想法其实是拒绝的,可惜双手已经不受控制的伸了过去接过了桃木剑。师傅授了剑就意味着他得下山历练了,收服七七四十九只妖便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修行,然后再去昆仑山渡劫,渡劫成功的话就继续降妖继续渡劫,如此反复,直至得道。




萧景睿今年刚好十八岁,比预计下山的年纪晚了三年,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平日里跟着青遥师兄带着他们去山脚抓几只不成气候的地精和小妖他是没问题,可要说真正的妖邪他也仅限于在书本上看过一二而已。要独自下山历练,他心里难念有些忐忑。可是捉妖袋和天师铜钱已经挂在了身上,不想去也得去了。




从师门一路南下,路上还算平顺,一只邪祟也没遇上。萧景睿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大树下,掏出了临行前青遥师兄给他的小簿子。




[你收一只妖就在上面记下来,凑满一百只的时候就去捉妖师的扬州分舵换二钱天师的铜钱。]




师兄是这样说的,但萧景睿晃了晃空白一片的簿子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最近妖精的世道不景气还是怎么,这一路来连只地精也没看见。一百只妖要集到猴年马月呀?要是出门一年都换不到二钱天师的铜钱那回去得多丢脸。




他正耷拉个脑袋垂头丧气的时候,天空忽然就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阴沉席卷,大雨将至。萧景睿急忙抄起包袱快步奔跑起来,寻思着能找个能避雨的地方,可没跑几步雨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小哥哥,避雨吗?”




忽然耳畔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萧景睿急忙刹住脚循声望去,就见前边儿不远的地方有一幢茅草棚,里面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似乎也在避雨,正冲他笑吟吟的招着手。




萧景睿急忙朝他跑了过去,走近了萧景睿才看清那少年的模样,穿着紫色的缎袍,梳着马尾髻,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扑闪着又大又亮的眼睛,唇红齿白,眉如山黛。




[当你在遇见妖怪的时候,你的心跳就会不断的加速不断的加速,让你觉得它就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这是妖精的计谋。——青遥师兄说。]




青遥师兄曾如是说,萧景睿此刻的心的确跳的厉害,他呆愣的站在少年的跟前,眼前这个模样可爱的少年怎么也不像师兄们说的妖啊。




“小哥哥,你脸都淋湿啦。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年言笑晏晏的抬起衣袖,垫了垫脚去替萧景睿擦脸上的雨水。萧景睿愣了一下,红着脸急急的退了两三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那少年支支吾吾道:“谢、谢谢……我叫萧景睿。”




“不客气,景睿哥哥。”少年笑了笑扯过角落里堆积的干草在地上铺平后盘腿坐了下来,随后仰头看着仍然红着脸局促的站在一旁的萧景睿:“景睿哥哥,山里的雨一时半会儿可停不下来,你不坐会儿吗?”




萧景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脸红,总觉得那少年闪亮的眸子和上下翻动的红唇让他觉得心跳的厉害,那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就连师兄跟自己讲曾经下地府走阴的经历时心也没跳的这么快过。




难道他真的是妖怪?




仔细想想,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无端出现一个衣着鲜丽的小公子,身边儿也没有歌随从也没有行李的,难不成还真是山野里的妖精见他是个一钱的捉妖师所以要来害他?




萧景睿有些警惕的看着他然后坐在了离那少年稍远的地方。那少年好奇的打量了他一会儿后转头去看那丝毫没有减小的雨:“原来下雨是这个样子的呀。”大概是见萧景睿没有回应他,少年忽然转过了身笑嘻嘻的看着萧景睿。




“小哥哥,你干嘛不说话啊,我一个人怪无聊的,你陪我说说话嘛。”




[无论妖怪对你说什么都不要答应它,那是妖精的计谋。——青遥师兄说。]




“我困了,要睡觉。”萧景睿佯装要睡的样子朝一旁的柱子靠了去,思忖着该怎么让这只小妖现了原形然后收了他,但当他刚靠上就见那少年憋着嘴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模样看着他:“小哥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呀?我惹你生气了吗?我又不是坏人,我还让你来避雨,给你擦水来着。”




[妖精是没有眼泪的。——青遥师兄说。]




眼前的小人儿眨巴了几下眼睛,斗大的水珠子就从他眼眶里跌了出来。萧景睿愣了一下,有眼泪,他不是妖怪啊。他蹭地一下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凑上前去给他擦眼泪:“不是啊不是啊,我我……诶你别哭啊,我以为你是妖怪所以才不想搭理你的。”




“噗嗤。”少年破涕为笑,挂着眼泪扑闪着大眼睛看着萧景睿:“你怎么知道我是妖怪的?”




“诶?”萧景睿一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一条两根手指粗的树藤给缠了起来。那少年晃了晃头,两只毛茸茸肉呼呼的白耳朵便从头上冒了出来,身后还窜出了三条雪白的狐尾,一脸狡黠的看着萧景睿。




[妖精最会利用人的同情心来骗人了。——青遥师兄说。]




出师不利,一遇上妖就着了这只狐妖的道儿。萧景睿忿忿的看着那狐妖少年,和被他扔在一边的桃木剑:“小狐妖你可知道我是谁!”




“知道呀。”狐妖少年凑上去,伸出了长着约莫半寸长指甲的手指敲了敲挂在萧景睿胸前那枚孤零零的铜钱:“你是个捉妖师,一钱的。”




“知道你还绑我!你不怕我把你给收了!”萧景睿动了动身子,忽然发觉那条树藤稍稍松了一下。师傅曾说一只尾的狐狸就只是狐狸,成了精的狐狸至少都是三尾,三尾又是能力最低的,估计只有几百年道行。




看来这只小狐妖道行还不够,估摸着和他之前跟着师兄抓的那些小妖差不了多少。




“哼,我才不怕你呢。”小狐妖站了起来两手叉着腰瞪着萧景睿道:“我可告诉你,我言豫津是这片山头的老大,你们这些捉妖师谋害了我多少同类啦,我今天就要替他们报仇。你说我是把你红烧了还是清蒸了呢?”小狐妖说着举起了爪子,装模作样的张了张嘴巴露出了又小又尖的两瓣儿獠牙。




萧景睿笑了笑,忽然觉得这只叫言豫津的小狐妖有点儿可爱,可惜是只妖。




“你笑什么!我说我要吃掉你,你怕了没!”小狐妖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的对萧景睿嚷嚷。话音还没落就见萧景睿口中念了几句什么之后用来绑他的树藤就跟见了鬼似得飞快的从他身上退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就凭你还想吃我?”萧景睿一扬手桃木剑便直直飞到了他手里。




“啊呀…”




言豫津见势不妙,两只耳朵一立,转身拔腿就要跑。萧景睿眉峰一挑,一把就揪住了小狐狸的尾巴。




“啊啊啊我的尾巴,你放手放手!讨厌死啦!”言豫津只觉得屁股一疼转头就见自己的宝贝尾巴被萧景睿攥在了手里,他急的哇哇大叫,早知道就不跟穆青那只野狼崽子打赌说自己能抓个捉妖师回来了。




“你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吗?”萧景睿一把把小狐狸拉到了自己跟前笑道。


“呜呜小哥哥你能不能先松开我的尾巴啊,好疼啊。”言豫津的两只耳朵都耷拉了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萧景睿,又是方才那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模样。




我上了你一次当,还会上你第二次吗?




“那我换个地方抓。”萧景睿实在是受不了言豫津那可怜巴巴的样子便松开了他的尾巴,顺势又揪住了他的衣领子:“终于让我逮着一只妖了。”




“你别收我啊!”言豫津吓的大叫,他本只是逞强跟狼妖打了赌,谁知道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我……我…我给你变花儿!”




哗啦一声,小狐狸手里多出了一把黄白相间的小野花蹭地一下就凑到了萧景睿跟前。也算言豫津运气好,偏偏遇上个对花粉过敏的捉妖师,那花儿刚凑到萧景睿鼻子下面,他就不住的打起了喷嚏。




抓着言豫津的手也松开了去捂鼻子,言豫津倒是没想到自己唯一擅长的法术会达到这样的效果,愣了一下后拔腿就冲进了雨幕之中。萧景睿打完喷嚏抬起头来就看见那紫色的身影跑的飞快,白绒绒的尾巴在雨幕中一晃一晃的,快要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小王八蛋。”萧景睿揉了揉鼻子,抄起桃木剑就追了上去。




言豫津顺着树林子一直跑,这雨逐渐小了起来,他气喘吁吁的扶着树干停下来刚想喘口气就听到身后的喊声。




“小妖怪你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收了你!”




转头一看就见萧景睿影影绰绰的闪动在树林间的身影和他手里张牙舞爪的桃木剑。言豫津惨叫一声又继续跑,萧景睿就在后面继续追。




“不…不行了……我跑……跑不动了……”




雨终于停了下来,言豫津累的不行索性豁出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萧景睿。




“你…你跑啊……怎么不…不跑了?”萧景睿在离言豫津不远的地方放慢了脚步,握着桃木剑也是喘的不行,一边指着言豫津,一边朝他走了去。




“你要…要收了我,我还不跑……你以为……我…我傻呀。”言豫津大口呼吸了几下,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待萧景睿走到跟前时他的呼吸也平稳了下来:“小哥哥。”




“干嘛?”


“送你花!”言豫津狡黠一笑,一拍手手里又多了一簇花,接着便响起了萧景睿停不下来的喷嚏声和言豫津的笑声。他扶着树干站起来转身又准备开跑,萧景睿强忍着鼻痒猛地就朝言豫津扑了上去。




一人一妖霎时抱作一团,下过雨的地面泥泞湿滑,两人脚底都不稳顺着那土坡就直接滚了下去,再往下就是一个湖泊。随后就听到扑通一声,一人一妖直接摔进了碧绿的湖泊之中,泛起了一圈一圈巨大的涟漪。




今天不是被捉妖师给收了,就是淹死。




言豫津这样想着,十分绝望。他自打出娘胎以来就特别怕水,平时湖边他是绝对不会来的,这下整个人都跌进了湖里,他也不会游水。看来他注定要做一只最没出息的妖了……




跌进湖里的时候萧景睿还死死的抱着言豫津,可这只小狐狸惊恐万分的不住挣扎,光是把他从水里拉到水面就费了好大劲儿。拉着他哗啦一声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这只小狐狸才停止了挣扎,整个人……不对,整个妖都靠在了萧景睿怀里,双手死死的圈着萧景睿的脖子,昏了过去。




“真是没用的小妖。”




萧景睿把他从水里拖上了岸,摇了摇头后拍了拍言豫津苍白的小脸,见他没什么反应时他竟有些慌了,急忙去压他的肚子,直到他将喝进肚子里的水全部都给吐了出来。




“呜…”




言豫津的喉咙里发出了细小的呜咽声,抬了抬眼皮儿看了一眼萧景睿又闭上了眼蜷缩成了一团,不一会儿便现了原形,一直通体雪白的三尾灵狐。




“喂,小狐狸!”萧景睿有些不知所措的戳了戳狐狸的肚子,见他还是发出细微的呜咽也不睁眼了又慌又急,忙把狐狸抱在了怀里,恰好湖边有个小山洞,他便将狐狸抱了进去,手忙脚乱的升了火堆,又从布袋子里掏出了临下山前师傅给的一瓶护心丹倒了一粒给小狐狸喂了进去。




火烧的很旺,山洞里很快就暖和起来,小狐狸湿漉漉的皮毛也逐渐变干了。萧景睿看着那只呼吸慢慢变得顺畅的狐狸和他一起一伏的小肚子终于放下心来,伸手摸了摸狐狸柔顺的毛发后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等等……我是个捉妖师啊我干嘛要救他?!


萧景睿徒然反应过来,转脸看着那睡的正香的小狐狸,内心纠结了一番终于下了结论,反正也是个道行不高的小妖,也不会作恶,今天就放你一马好了。若他日你作恶,我定亲手收了你。




萧景睿这样想着,脑子里浮现出了小狐妖招呼他避雨时的模样,怎么妖怪会这么可爱呢?青遥师兄不是说妖怪都是面目可憎的吗?青遥师兄骗人啊……萧景睿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呜呜……嗝……呜呜呜呜…嗝……嗝……”




一阵哭声夹杂着打嗝的声音把萧景睿给吵醒了,他睁开眼就看见言豫津已经化了人形抱着自己的尾巴一边哭一边打嗝。




“诶……你…你又怎么了?”


“尾巴……呜呜呜…嗝……嗝……烤焦了……嗝……呜呜呜……”




言豫津怜惜心疼的摸摸自己的尾巴,刚刚暖烘烘的睡的太舒服了,尾巴一直挨着火堆,这会儿被烤黄了一大片,轻轻一摸,就落下一片焦黄的毛来。




“那你怎么还打嗝…”萧景睿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我也……嗝……不知道……呜呜呜,我哭的时候……嗝……都要打嗝……呜呜呜……如果吵到……嗝……吵到你了……我就出去打……呜呜嗝……”言豫津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太倒霉太委屈了,输了和狼妖的赌不说,还被捉妖师追,还淋雨,还落水,还把漂亮的尾巴给烤的焦黄焦黄的,丑死了,这样回去一定会被大家笑话的,尤其是那只叫宇文暄的六尾灵狐,他的嘴巴最毒了,指不定会怎么嘲笑自己。一想到这儿言豫津又委屈的抱着尾巴哭起来:“呜呜呜……嗝…都是……嗝……你害的,我的尾巴也焦了……呜呜…回去要被他们…嗝……笑了……呜呜呜,我没脸见……嗝……没脸见妖了……”




“咱俩谁先害的谁呀?”萧景睿没好气的凑了上去,伸手摸了摸言豫津肉呼呼的小耳朵,真舒服:“好啦,别哭了,哭起来更难看了。”




“我是我们族里……嗝…最好看的……”言豫津挂着泪珠子不服气的辩驳,可惜气势都被他的嗝给消散的一干二净。




“好好,你最好看了,别哭了,我不收你了还不行吗?”萧景睿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言豫津,随后又想起自己的袋子里带着师兄给的糖糕:“别哭啦,我给你吃糖糕。”




“糖……嗝……糖糕是什么,好吃吗?”言豫津瞪大了眼睛期盼的看着萧景睿在他的袋子里摸索了半天。萧景睿一边应着好吃,一边把包糖糕的布摸了出来,一打开便看见一滩白乎乎湿漉漉的糊糊,老实说,有点恶心。




“额……好像…被水泡坏掉了。”


“我就知道你们捉妖师都是坏蛋!呜呜呜……你骗……嗝……骗人……呜呜骗妖……”言豫津本来已经开始吧唧嘴了,但看到萧景睿拿出来的那滩东西简直就像在对他说你经历过绝望吗。




“我带你去买还不行吗?”萧景睿急忙把言豫津往怀里拉,轻轻的拍着他的小脑袋:“哎哟你快别哭了。”




“你说真…嗝…恩的?”言豫津从萧景睿怀里仰起脑袋吸溜了几下鼻子看着他。


“嗯,真的。”萧景睿笑着捏了捏他的耳朵:“但是你得把耳朵和尾巴还有指甲给藏好,不然就会有别的捉妖师要来抓你了。”




“你不抓我了?”


“不抓了。”


“为什么啊?你是不是打不过我?”


“对啊,现在打不过你。”


“那……要是有别的捉妖师来抓我怎么办?”


“我会保护你的。”


“可是你连我也打不过。”


“打不过我可以带着你跑嘛,我们俩都跑的很快不是吗?”


“说的也对。”




雨过天晴,萧景睿收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只妖,不过不是收到他的捉妖袋里。他领着言豫津去了城里,在一个小吃摊坐了下来。叫了两碗面条和一份蒸糖糕。




“好香呀!”言豫津兴奋的伸手就去抓冒着热气儿的糖糕。




“小心烫啊!”


“啊疼疼疼…”




萧景睿的制止还是没来得及,就见言豫津被那糖糕烫的跳起来一边甩手一边哇哇大叫。萧景睿急忙抓过他的手看着那泛红的指尖有些心疼的放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快捏着我的耳朵。”




言豫津急忙听话的捏了上去,萧景睿冰凉的耳朵瞬间就将他手指上的热度给降了下去:“不疼了,这是你的法术吗?”




“对啊。”萧景睿笑了起来从筷筒里抽了一双筷子递给他:“要用这个吃,就不烫了。”言豫津接过筷子疑惑的看了看这两根木棍,想了想恍然大悟,直接朝那糖糕插了上去,然后举起来一口咬了下去:“好甜沃~”吃了糖糕又涌筷子在碗里扒拉面,虽然他还是不会用筷子,但好在还是用那两根木棍子把碗里的汤面给挑了起来塞到了嘴巴里。




“好吃吗豫津?”萧景睿无奈的笑,却也不打算纠正他,因为这样的豫津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吃,你能天天请我吃这个吗?”言豫津点点头端起碗呼噜呼噜的把面汤给喝了个干净。萧景睿歪头想了想然后问他:“那这样好了,你陪着我捉妖,我每天请你吃好吃的。”




“那不行,我也是妖,我怎么能跟你去捉我的同类呢。”言豫津抬起袖子擦了擦嘴义正言辞的拒绝,可是心里又想吃好吃的,又想跟着萧景睿,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想跟着他。




“我们只捉坏的妖,作恶的妖,好不好?”


“坏的妖?”


“那些害人的妖怪邪祟,全部捉了,剩下好的妖,像你一样的。这样人不怕妖,妖也不会怕人了,你也不用怕捉妖师了。”


“那好吧。”言豫津欢喜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吃饱的肚子:“就是说我可以一直跟着你了吗?”




“是,一辈子都跟着我。”




当你在遇见妖怪的时候,你的心跳就会不断的加速不断的加速,让你觉得它就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这是妖精的计谋。不知道青遥师兄是不是也遇到过这样一个让他心跳不断加速的妖,可是萧景睿遇到言豫津这只傻乎乎道行颇浅的狐妖后才觉得,并不是所有妖都像师兄说的那样面目可憎,诡计多端。




遇上他心跳加速,是因为他爱上这只狐妖了。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