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羊身上的猫猫

TIME

泡泡:

一个老套而粗糙的小脑洞。


---


 



早上七点,窗帘自动缓缓打开,W被温柔的阳光唤醒。
他从大床上坐起来,还有些睡眼惺忪,发出一个语音指令,立刻有悦耳女声响起:“有一条来自【更新】的未读语音消息。”


W不着痕迹的笑笑,又仰面倒在床上,命令道:“放出来给我听。”


男孩的声音清爽,带着一点鼻音的撒娇:“老王,我今天可以杀青,晚上就能回来!”


W收起一点笑容,愣了会儿,然后才又笑开:“好啊,我等你,晚上有惊喜给你。”
语音消息发送了出去。


 


W起身,边走向盥洗室边下着口令:“酒店帮我订好房间,海滩晚上清场,订些焰火,还有更新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蛋糕,叫什么来着……?”


智能管家的语音提醒他,他点头:“对就是那个牌子,帮我订一磅,5点前要送到,还有……还有什么来着?”
牙刷挤上牙膏自动递到面前,W接过:“啊,对,花。不要香水百合,更新闻了会犯鼻炎,换个没香味的。”
刷完牙他想了会,说:“对了,更新喜欢的那个手表牌子今年限量版出了吗?你查一下还有没有,帮我订一块。”


更新最喜欢这个牌子,他每年都会记得给他买一块。


 


W交代完走去VR虚拟穿衣镜前,试了几套西装都不喜欢,叹口气还是挑了最初那套。
今天的会议比较重要,他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穿牛仔裤休闲装去开会的任性年轻人了。


 


这是一个VR虚拟技术发展的最新研讨会。
有人上台描绘科技的发展方向并展示着成果概念虚拟场景。
“再过几年现在的虚拟影像都将只是小儿科,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可以产生实体触觉。”


舞台现场转瞬变成了一间充满阳光的房间的全息景象,一位美女起床后移步来到穿衣镜前挑选虚拟形象,选择了职业装后镜子中的形象变换,美女挑中了其中一套,按下。
美女身上也已经变成了和镜中相同的装束。




“比如早晨对着穿衣镜观赏虚拟影像后将可以通过科学技术直接将影像转化为实体,实现真正的一键换装。”


场景变化,下午茶的餐馆,美女在盥洗室拿出小巧的手机大小的机器,按下一键,衣服已经变成了休闲装。接着是夜店,依旧是一个按键,换上了黑色的短裙装,转头和朋友尽兴喝酒。


“女士们可以随时随地更换行头。当然这只是日常运用的一个方向,除此还能在工业,医学等各个领域进行推广。”




演讲很精彩,结束时全体都起立鼓掌,经久不息。


 


W坐在第一排,演讲者下来同他握手。
这个科学技术一直是他投资研发的。


研讨会结束以后W又和工作人员简单聊了聊才离开。
他们告诉他,VR的实体化还有一定技术困难,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


 


中午吃饭的时候抽空给更新打了视频电话,屏幕上升腾起小小的全息影像,更新正在整理行李,边把东西塞进箱子边对他傻傻笑:“是不是很想我呀?我也给你准备了惊喜哦。”


W期待道:“是什么惊喜?”


更新笑得见牙不见齿,凑近了小声说:“不,告,诉,你!告诉你了就不是惊喜了。”
W故意气恼的伸手弹一弹那个小小的全息影像的脑袋,影像像水纹一样波动一下。


更新在那头哈哈大笑,说:“好了好了,我继续理东西,一会儿就出发回来了,你的司机已经在催我了。”


W也笑,说:“路上小心。”


更新恩一声,小声叫他:“老王。”


“恩?”


“我爱你。”


W笑起来:“我也爱你,快回来,想你了。”




挂了电话,下午回公司依旧要忙。
几个投资项目需要他过目,他眼光一向不错,大部分都在盈利,开会时有人提议要不要把一直亏损的投资项目撤掉。
W看一眼,把提议退了回去,皱眉说:“这个VR技术会是将来新热点,亏本也要继续投。”




开完会就提前走了。


每年这天他都会来,酒店早已经备下了房间,沙滩也开始清场,有人在调试焰火。


W查看了房间布置,鲜花里藏着戒指盒,里面是一对戒指。
不用看菜单直接点了餐,要他们一小时后送来,都是更新爱吃的。


都忙完了又给更新打了电话:“到哪儿了?”


更新看起来有点犯困,揉着眼睛问了画面外的人一句,然后才回答他:“快啦,再半小时就到酒店了。”


W点点头,不说话。


更新又打了个呵欠,小声抱怨:“昨天通宵拍戏好累啊,我睡一会儿。啊,外面好像要下雨了……”


W看看窗外,轻轻说:“我这里……今天不下。”


更新遗憾说:“真可惜,下雨的话就不能去踩水了。”


W隔着空气摸摸他的脸,低声说:“我爱你。”


更新说:“那我眯一会儿,半小时后见。”


W仍重复道:“我爱你。”


更新只笑一笑,挂了电话。


W长长叹一口气,整个人陷在单人沙发里。



一个小时后会有人送餐来,两人份的晚餐,只有他一个人吃。
每年都这样。




三个小时后他会去沙滩上踩踩水。
一个人。




四个小时后,焰火绽放,照亮海面和酒店建筑。
他想抱住拥吻的那个人却不在。



刚刚那通电话已经是最后一个讯息了。
通话时间是七年前。
七年,自己老了,可是影像里的更新还是那个生嫩嫩的年轻人。




从平面技术到虚拟影像。
再等几年,也许就可以摸到实体了也说不定。他有耐心,他可以等。


挺好的。




W伸手从花束里拿出戒指盒,取出一枚戒指给自己戴上,轻轻说一句:“我愿意。”
这就是那个呆子说的惊喜,他以前就总是说求婚这件事一定要抢先,输人不能输阵。




戒指是从汽车残骸里找到的,那家伙贴身藏在口袋里。




如果那天他没有回来就好了。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让他来酒店。
如果那天没有下雨。
如果那天没有乱穿马路的酒鬼。




如果没有那天就好了。


 


W对手机下了个语音指令。
机器开始进行精密的运算。
轻微的,人的耳朵听不到的机械运行声。


明天开始,他又会每天重新收到出事一年前起每一条来自更新的消息。
像时钟的指针走过一整圈,又回到起点。


一切重新开始。


 


更新明天下午会发语音约他去家里吃饭,晚上自己打电话夸他厨艺时他会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还说一个大男人被夸这个好像高兴不起来啊。


还有他们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第一次吵架,第一次和好。


 


其实每句话都熟稔于心了。
每句回答也早已定下。


 


可是又如何呢?
他乐意。



秒针开始倒走,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雨水滴滴逆流而上钻回云层,翻倒打碎的玻璃杯恢复原样。




宇宙尽头微渺而神秘,银河流泻如雨。
海浪发出温柔呓语,天空焰火绽放。


他们拥吻。


 


闭上眼睛,你在我身旁,一切还是从前的模样。


 


END


 


 

评论(1)

热度(192)